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农社网,农业新闻 > 展会信息 > > 正文

谁在拖欠农民工的工资?

2019年08月30日 16:30 来源:未知 手机版

枣庄在线,天津河西红星美凯龙,战场前线

原标题:谁在拖欠农民工的工资?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?李永华?? | 北京报道

编辑:云中歌

编审:张伟

(本文刊发于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19年第16期)

图>

最近,国务院成立了一个小组,专门抓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。组长是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,组员来自人社部、财政部等十余个部委。

曾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农民工搏命讨薪的新闻,隔三差五登上都市类媒体头条。

不过近年来,这类新闻渐渐淡出了公众视线,从侧面反映出农民工群体的利益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保障。

风平浪静之下,整治欠薪的工作小组却在此时横空出世,背后有何深意?

欠薪

在乡下,盖房子是人生大事。

老母亲曾说过,红砖、水泥、沙子等材料款都可以拖一拖,有的人家拖上十来年才还清材料款很正常,但是,没有人会欠大工小工的工资,那样没良心。

不管是谁,一年四季背井离乡讨生活,到了该结工资的时候拿不到钱,到了年底要空着手回家过年,那样的辛酸苦楚,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曾经听身边不少亲朋讲过,闻之动容。

一旦被拖欠,情状之凄惨,非亲历不能体会。一位包工头在《关于督促铜仁市万山区国际风筝基地建设项目工程款拨付请求书》中是这么说的:

2017年年底,苦苦等候到大年三十的工人们,却被告知一分钱都没有。

垫付的资金无法收回,导致各请求人正常生活越来越困难,家庭矛盾频发。有些班组负责人,为躲避债务,已与妻子离婚,造成家庭妻离子散,有些负责人被逼得甚至有家不能回。

今年两会时,李克强总理讲了一段经历:

几年前我到我国东北一个中型城市的建设枢纽工地上去考察,有一个印象至今挥之不去。

在寒冷的天气里农民工在施工,其中有一位跟我岁数差不多大,我和他对话,他就希望一条:多加班,多挣钱。

我说为什么?他说他的一个孩子考上了重点大学,他要挣钱使孩子安心学习,并且学习好。我从他的眼神里面看到他对下一代、对未来的期待。中国共有农民工2.8亿人,他们中的每一位都背负着家庭重担,支撑着家庭希望。

从这个角度看,农民工欠薪的事是关乎社会安定平稳的大事,拖欠农民工工资这一痼疾无论如何都要根治。

2015年2月11日,河南洛阳,十几位农民工和一个扮关公耍大刀的人站在一起,希望讨回上百万工程欠款。

谁在欠薪?

近年来,农民工讨薪的极端事件少了,但欠薪的事情依然存在。

头一遭要说的,就是工程建设领域。工程工地上的重体力活多,干活最累,被拖欠工资的风险却最大。

承接铜仁市万山区风筝基地项目部分工程的包工头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说了这么一件事,风筝节基地是当地政府筹建的大工程,审计后的造价是2.55亿元,业主方是当地政府下属的旅游开发公司。

包工头和施工队队员以为有当地财政兜底,项目一定“不差钱”。不承想,全额垫资施工做完以后,他们竟要跑到万山区政府门口去要工资、要工程款。

钱去哪儿了?这位包工头说,工程项目是给足了钱的,可架不住乱花!拔以谀鞘┕ね诳,旁边有棵树,施工员一看赶紧拦住,说那棵树就要60万元!

除了或许藏有猫腻的“大手大脚乱花钱”,专款专用的工程款被东挪西用也是工程项目欠薪的一大原因。

在湖南怀化,一个承接了某扶贫公路段的施工队为工程款头疼不已。按行规,施工都是垫资,如果工程款不及时全额付,他们就难以按时足额把工资开给工人。

施工队负责人说,他们通过各方渠道打听消息,但工程款被挪作他用了。

政府工程被层层转包之后,欠薪的风险急剧上升。一家工程公司的负责人说,他们3年前承接了一个交通工程项目,原以为安全稳妥,等到出了事才知道,工程发包到自己手上已是长长的链条。

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,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,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jizhixiangrui.cn/zhanhuixinxi/18162.html

本文标签:农民工 拖欠 工程款 农民工工资 乐平

下一篇:就业扶贫济南放大招 就业扶贫基地一次性奖补最高20万!

上一篇:新和县安居富民工程开启农民幸福生活

热门排行